<tbody id="rfxpd"><span id="rfxpd"></span></tbody>

       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1.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<big id="rfxpd"><strong id="rfxpd"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您的位置:小说520 > 历史军事 > 断狱 >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别吉来援解围分离

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别吉来援解围分离

          维京人和马木留克佣兵是听不懂南?#20301;?#30340;,但鹿白鱼风若尘等人,却听得一清二楚!

          难怪姒锦这般容易吃醋,难怪她举止如?#35828;?#20054;张反复,原来竟是怀了身?#26657;?#26472;璟却一无所知,她心中气不过,才故意给杨璟惹麻?#24120;?br>
          杨璟听得这句话,脑子也是嗡一声响,短时间内也是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这个世道,这般的形势,可不是生儿育女的好时候,所以杨璟跟姒锦亲热的时候,都特别的注意,关键时刻都会采取必要的措施。

          可姒锦跟鹿白鱼风若尘不同,她生性狂野,与杨璟亲热之时,总是占据主动,很多时候太过投入,杨璟也就“无法?#22253;巍?#20102;。

          没想到姒锦竟然?#21507;?#20102;,难怪她会这么?#24352;?br>
          杨璟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,见得姒锦吼出这句话之后,眼眶之中隐有泪水在打转,心里也是发软,轻轻抱着她,在她耳边说道:“这是好事,这是大好事,我是开心的。”

          姒锦感受着杨璟温暖的怀抱,这个杀人如剪草的女人,终于落泪了。

          “可我却不开心啊…我一直都不开心…”

          杨璟听得如此,心里也很不舒服,又听见姒锦哭诉道:?#25300;?#19981;是吃醋,我也不在乎你身边有多少女人,让?#30097;?#27668;的是,你?#28216;?#20687;对待她们那样对我,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人,甚至?#35805;?#25105;当成女人,而是把我当成女魔…”

          ?#25300;?#35201;的不多,只是想你把我当成真正的女人,可以正大光明对别人说起的女人…”

          “可你总是不愿提起我的身份,我的过往,甚至对我是生是死都讳莫如深…”

          “有时候?#30097;?#33267;觉得自己早已死了,只不过是个孤魂野鬼,不愿离开你而已…”

          这么久以来,杨璟与姒锦之间有着太多纠葛和牵扯,有生死相搏,有阴差阳错,也终于有了心?#21335;?#21360;,甚至在北方,还度过了很不错的一段时光。

          可诚如姒锦所言,杨璟确?#24471;?#25954;向任何人提起姒锦,许多人都以为她死在?#23435;?#21335;,与杨璟冥婚之后,便被埋入棺材,成了死人。

          即便鹿白鱼和风若尘等人北上之后,第一次见得姒锦,都以为自己见了鬼,虽然最终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知道姒锦绝不是轻易会死去的人。

          但大家对她都默契地闭口不谈,甚至忽略了她的存在,所有人说话,都对着杨璟,即便是打架,也都没有将她当成真正的敌人。

          她就像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名字毫无存在感的透明人,除?#25628;?#29855;,她在这个世界上,找不到任何的归属?#23567;?br>
          就在这个生死时刻,外头的轻骑兵逼迫得越来越急,死人堆上扎满了羽箭,包围圈也压缩得越来越小,姒锦却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        来到北方之后,她也不是没跟杨璟偷吃过禁果,好?#22797;?#20004;人都曾经偷偷地亲热,如胶似漆,可却?#28216;?#22914;此推心置腹。

          杨璟听得她一口气道出心中苦闷,思来想去,姒锦固然太过任性,但自己也确实忽略了很多,对她过于保护,一直将她当成坏人,生怕身边的人无法接受姒锦,所以从来不去提她的名字。

          杨璟何尝不是在逃避问题,以为不去提她,潜移默化,身边的人渐渐也就默许和接受姒锦了?

          说到底,他确?#31561;?#21516;姒锦所?#38405;?#33324;,连他自己,都没有从心底去接纳姒锦,直到如今,仍旧将她当成十恶不赦的坏人。

          杨璟松开姒锦,直视着她,替她抹去眼泪,眸中充满了疼惜,温柔地说道。

          “以后你跟我姓,你叫杨姒锦,?#19968;?#35753;所有人都知道,我保证!”

          姒锦猛然抬起头来,梨花带雨,终于露出了笑容,朝杨璟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杨璟知道,她终于听话了。

          过得片刻,杨璟招了招手,让风若?#31454;?#40575;白鱼挪过来,将自己的西马龙重管左轮交到了姒锦的手?#26657;?#25351;着风若?#31454;?#40575;白鱼道:“替我保护好她们,能够做得到吗?#20426;?br>
          姒锦知道,这是杨璟在?#24605;八?#30340;尊严,知道她是个好强又爱面子的,即便让风若?#31454;?#40575;白鱼来保护她,也要说成是她保护了她们。

          姒锦看了看风若?#31454;?#40575;白鱼,二人显然对杨璟的举动并没有异议,或许正是她们这般体谅杨璟,杨璟才对她们如?#35828;?#22909;吧。

          ?#25300;?#29616;在跟废人差不多,?#20054;?#20040;保护她们,想让她们照看我,直说便是,我?#19981;?#26432;人,又不是不讲道理。”

          杨璟听得如此回应,也就放心了下来,姒锦从怀中取出一颗蛊药,塞到?#25628;?#29855;的嘴边。

          “吃了它,万一死了,也好认得你,给你收尸。”

          她说话就是这么个调调,杨璟也是习惯了,当即吞服了蛊药,化开药力,只觉得?#25104;?#30162;痒烫烫的,该是易容蛊正在失效,正待调侃一句,却听得外头箭雨竟然停了!

          ?#20843;?#20204;要冲锋了!”

          鬼帆朝众人示警道,所有人都执起兵器来,果然见得外头的轻骑兵全都下了马,举着圆盾,拎?#25628;?#20992;,四面八方涌了过来!

          杨璟等人有重甲兵的尸体和战马作为防线,战马冲击没有任何效果,他们便弃了战马,选择了步战!

          杨璟?#26874;?#20992;柄,朝姒锦三?#35828;溃骸?#22909;好活着,等?#19968;?#26469;!”

          姒锦等?#35828;懔说?#22836;,杨璟却已经与鬼帆等人冲到了防线前头!

          克烈部的蒙古兵不断发起冲击,他们的盾牌都是一些木质或者皮革的小圆盾,这也是轻骑兵的基本配备,对付手持巨斧或者铁矛的维京人,占不了多少便宜,防御作用是?#26657;?#21482;是等同于无。

          维京人早已?#24618;?#20102;满腔的怒火,眼下终于能够正面交锋,登时怒吼咆哮,进入了狂暴的状态!

          死人是越?#35328;?#39640;,仿佛一座尸体堆积的小山一般,而蒙古兵则源源不断?#21487;?#26469;!

          杨璟对付这些寻常军士是绰绰有余的,他的目标是雅勒泰伦,只有把这女人杀了,才能解围,甚至于能够给蒙哥狠狠一击!

          虽然?#32622;?#24456;是凶险,但对于杨璟而言,雅勒泰伦就像蒙古部族在他临走前,送来的一份大礼!

          可雅勒泰伦似乎也已经意识到危险,只是躲在后军之?#26657;?#22914;何都不?#35835;常?#26472;璟也不能孤军深入,因为这样会破坏维京?#35828;恼?#26007;阵型。

          如此厮杀到大半夜,尸体堆积如山,雅勒泰伦却仍旧没有放弃,眼?#37259;?#21448;要发动新一轮进攻,身后却传来马踏之声!

          投矛者心?#21453;?#21916;,不由惊叫道:“是我的伙计们来了!”

          众人也是精神大振,心说那二千马木留克雇佣兵,终于是赶到了!

         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劲,若是马木留克佣兵,他们早该投掷铁矛了。

          可此时漫天箭雨落下,分明还是蒙古部族的人!

          只是这些蒙古军攻击的乃是克烈部的后军,几波箭雨过后,骑兵们?#28216;?#30528;长刀,便撞入后军之?#26657;?#21898;杀震天,竟然毫不留情!

          杨璟等人压力顿减,由于尸山已经堆积很高,杨璟也将战局看得很清楚,但见得一支黑家军从乱军之中杀出,为首一员骁将?#28216;?#38271;刀,一路杀来,临近了才高声问道。

          ?#30333;?#32500;先生何在!”

          她没?#24418;首?#32500;先生是否还活着,足见她对杨璟有着绝对的信心,这个时候还称呼杨璟为先生,这人可不正是鲁丽格么!

          “别吉怎地来了!”

          杨璟也有些惊喜,可往远处一看,但见得那二千马木留克佣兵团也围杀了过来,顿时有些明白。

          雅勒泰伦?#28909;?#33021;够追到这里,想必调动了克烈部的人,引诱和拖延马木留克佣兵团,也好让雅勒泰伦领兵围杀杨璟。

         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,鲁丽格一直关注着她,也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途中将马木留克佣兵团也一并带了过来。

          佣兵团本来就听命于贵由,鲁丽格带着贵由的兵马过来支援,马木留克佣兵团自然愿意听从鲁丽格的指?#21360;?br>
          这两厢突袭和夹击,雅勒泰伦的克烈部自然是撑不住,混战厮杀了大半个时辰,东方终于亮了起来,克烈部死伤惨重,只能选择逃走。

          鲁丽格兴奋之余,朝杨璟道:“先生,我终于能够带兵打仗了!”

          杨璟也点?#35828;?#22836;,虽然戴着鬼面,但鲁丽格该是能够感受到他的笑容的。

          克烈部一溃散,加上天光大亮,坐镇中军的雅勒泰?#23383;?#20110;暴露出来,杨璟顿时露出杀机!

          鲁丽格却朝杨璟道:“先生还是安心南下吧,雅莉就交给我,杀了她反倒?#24187;溃?#19981;如留着她好了,这样的人,迟早会让蒙哥吃大亏的…”

          杨璟没想到鲁丽格竟然也有这等心机了,不由笑了笑,调侃道:“看来你真的成熟了。”

          鲁丽格在马?#25104;?#32473;杨璟行礼道:“还多亏了先生教导有方。”

          杨璟轻轻摇了摇头,见得鲁丽格直到如今仍旧如此对待自己,杨璟有些于心不忍,心中只想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,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也都告诉他。

          可杨璟最终也没有这样做,他摘下鬼面,递给了鲁丽格:“留个纪念吧。”

          鲁丽格猛然抬头,但见得杨璟满头白发随风飘飞,?#25104;?#21364;没有?#35828;?#21073;之痕,而是恢复了原来的相貌!

          杨璟本不是个太过英俊的人,但这几年的磨砺,让他变得更加成熟,有着一股超越?#22235;?#40836;的睿智和沧桑,加上这头白发,鲁丽格便是再像男儿,此时也被杨璟给迷住了!

          “原来…原来先生竟长得如此…如此俊俏…”

          鲁丽格是个直性子,此话一出口,连自己也都笑了,杨璟微微一笑,朝她说道。

          “如果?#20063;?#24471;没错,你是偷跑出来的吧?快回去吧,不然大王和可敦要责怪你了。”

          鲁丽格心说,你又是如何得知的?

          可想了想,以杨璟的?#33108;郟?#36824;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?

          贵由从来就没想过要护送杨璟,派出马木留克佣兵团,就是为了将杨璟和维京人一道剿灭,只是他并没有想到,马木留克佣兵团已经被杨璟收服了,连维京人也都成?#25628;?#29855;的人!

          鲁丽格终于带着兵马离开,今次她是以狩猎为名,才偷了出来,今番大获全胜,满载而归,雅勒泰?#33258;?#36935;大败,只要鲁丽格不主动宣扬炫耀,雅勒泰伦也不?#37326;?#20986;台面来谴责,毕竟她也是私自调动克烈部。

          为了撇清关系,鲁丽格自然不可能顺便带着马木留克佣兵团回去,倒也给?#25628;?#29855;一个机会,将马木留克佣兵团给留了下来。

          今番,也终于轮到他杨璟,满载而归了!

          
        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断狱书目 下一章节
        520网络小说网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?#24418;?#19982;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?#22235;?#30340;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
        Copyright (C) 2010-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三分彩是真的假的
        <tbody id="rfxpd"><span id="rfxpd"></span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rfxpd"><strong id="rfxpd"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rfxpd"><span id="rfxpd"></span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rfxpd"><ruby id="rfxpd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rfxpd"><strong id="rfxpd"></strong></big>